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兰斯3
海外網|商務印書館與劍橋康河出版社共建國際編輯部
2019-09-12新聞來源:海外網瀏覽人次:2

  2019年8月底,商務印書館總經理于殿利一行出訪英國,在大英博物館、劍橋大學等文化與科研機構進行了短期訪問學習。在劍橋訪問期間,于殿利出席了商務印書館與劍橋康河出版社共建國際編輯部的揭牌儀式,并向劍橋大學圖書館和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圖書館贈送了最新出版的《徐志摩全集》,還會見了多位學者、文學家與翻譯家。

 

商務印書館與劍橋康河出版社共建國際編輯部揭牌儀式嘉賓合影

 

  劍橋康河出版社坐落于英國劍橋市,由劍橋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艾倫·麥克法蘭參與創立,致力于促進歷史學、人類學、宗教學、藝術學、詩歌、博物館與文化遺產類圖書的出版與交流,也致力于中英兩國跨文化交流項目的發展。自2014年以來,康河出版社及其合作伙伴每年在劍橋大學國王學院主辦劍橋徐志摩詩歌藝術節,邀請百余位來自世界各國的詩人、藝術家和學者舉辦國際詩歌論壇、讀詩會、音樂會與藝術展,如今已成為英國最具規模和影響力的中英文化交流活動之一。

 

于殿利總經理向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圖書館館長皮特·瓊斯先生贈送商務印書館最新出版的《徐志摩全集》

 

  商務印書館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出版社,有著120多年的歷史,長期致力于以出版推進國家現代化進程和文明進步,并溝通世界文明,增進各國交流。創立以來共出版圖書5萬余種,其中《新華字典》發行超過6億冊,2016年榮獲“最暢銷的工具書(定期修訂)”(The Best Selling Reference Book (regularly updated))、“最受歡迎的字典”(The Most Popular Dictionary)兩項吉尼斯世界紀錄。商務印書館出版圖書的語種涉及80多種,是世界上出版語種最多的出版社。

  劍橋康河出版社的創始人麥克法蘭院士與商務印書館結緣于2003年,他的著作《給莉莉的信》等,由商務印書館引進,第一次在中國出版。從2020年開始,10卷本的《麥克法蘭自選集》將在商務印書館陸續出版發行。由麥克法蘭院士自1983年所創立、現由康河出版社主持的《劍橋-大師訪談錄》《劍橋-大師公開課》數據庫,包含了數百個小時的視頻與錄音數據資料,在2019年春引入商務印書館“知識服務平臺”。

 

于殿利總經理與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社會人類學家艾倫·麥克法蘭教授親切會談

 

  商務印書館與劍橋康河出版社共建國際編輯部,是繼雙方建立戰略合作關系以后緊密合作取得的又一個新成果,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義。作為一家年輕的國際性出版與文化發展機構,康河出版社將助力商務印書館,共建全媒體知識服務平臺,讓中英兩國的讀者能夠分享更多大師的作品及豐富的數字知識資源,并舉辦各類具有創新性的文化創意與教育項目,為新時代的中外文化交流作出貢獻。

  兩社共建國際編輯部之揭牌儀式,在劍橋大學國王學院院長官邸舉辦。出席嘉賓包括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社會人類學家艾倫·麥克法蘭教授,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歐洲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法國文學研究專家克里斯托弗·普倫德加斯特教授,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副院長史蒂文·切利,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圖書館館長皮特·瓊斯,英國歷史學家莎拉·哈瑞森,人民日報海外版副總編輯李舫,商務印書館人文藝術中心負責人柯湘,劍橋康河出版社社長王子嵐、文學總編輯露西·漢密爾頓、藝術總編輯大衛·帕斯凱特、人文社科總編輯熊靈,以及音樂總編輯王博等。

 

于殿利總經理與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歐洲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法國文學研究專家克里斯托弗·普倫德加斯特教授親切會談

 

  在揭牌儀式上,于殿利特別將由商務印書館最新出版的《徐志摩全集》(全十卷),贈送給劍橋大學圖書館和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圖書館。中國近代詩人徐志摩曾于1921年至1922年在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就讀,他說過“我的眼是康橋教我睜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橋給我撥動的,我的自我意識是康橋給我胚胎的。”也由于他的詩歌《再別康橋》,幾代中國人對于劍橋大學懷有不同尋常的情愫,由此也可以見證詩歌的力量。劍橋大學國王學院連續多年支持舉辦的以徐志摩名字命名的詩歌藝術節,必將成為增進中英人民友誼的新的紐帶。

 

 于殿利總經理向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圖書館館長皮特·瓊斯先生贈送商務印書館創始人之一張元濟先生的卷軸書法,并解釋了“數百年舊家無非積德,第一件好事還是讀書”的內涵

 

  商務印書館最新出版的《徐志摩全集》,除為讀者提供完整也較為準確的徐志摩著作的讀本之外,也增補了百余篇先前未被收集的徐志摩佚文,融合了全國各地專家、學者十幾年來的發現,具有較高的學術水平。編者首創分類編年法,更便于閱讀和研究,能系統地看出徐志摩寫作的歷史、人格成長的軌跡。即將徐志摩的作品,不分單行本與散見詩文,全部按體裁分作七大類(散文、詩歌、小說、戲劇、日記、書信、翻譯作品),每類作品再以發表或寫作的年月日順序編次成集。胡適當年曾經說過,《徐志摩全集》應由商務印書館來出版,今天終于得以實現。